残忍?

      “我从出生开始就是一个下等人,出生时就有与上等人截然不同的待遇”

      “小时候我就安安分分的缩展在自嶺己家里,那是煄一个贫民窟,接受着劣质的教育,和一群下等人的孩子在破烂的教室里学习”

      “那时候我虽然羡慕过上等人们的孩子,但也还算开心;因为我从小就是个贫穷、悲惨的麕人,像我这种人如果一辈子这样沉沦下去,那还好办”

      “但讽刺的是冠冕堂皇的鞸上等人们为了ꊢ自己的面子,声称会给下等人的孩子们提덍供机会,我天生聪明,打败了无数壪的竞争对手,通过无数场考试进入了高等学校……”

      金琥似乎很久没跟人说过话了。

      他一开腔就收不住,语气中满是回顁忆,好像还带了些感慨。

      찘 这就㽨像恶贯䅑满盈的人在即将꼓要死之前回忆自己的一生——当然金琥并不觉得自己即将Ⴎ要死,他仍然满༤怀回忆的张合着嘴。

      旁边的顾眠并没有跟着金琥感慨他悲惨的人生。

      ኎ 此时他还扯着ѽ金琥的胳膊,在金⡻琥变身ᑜ成一个没皮的血尸之后,顾眠的面板蹦出来了。

      他似乎发现了一件㾍特殊物品。

      【怨念缠绕的血衣】М

      【类别:防具(可升级)】

      【简介:一个充满梦想的医生穿着的白大褂,他෵手上沾满无数鲜血,周身怨气浓重,这件血衣也沾染了不少怨气】

      【功能:抵御一定程度的物理攻击,血衣吸收怨ಝ气越多,抵御程度越强】

      【等级:一级(0/100),一级血衣大约可以抵御一把生锈的、即将折断的水果刀的袭击】

      “抵御一把生锈的、即将折断的水果刀的袭击……”顾眠心里默默念着,像这种东西的삶袭击俆,稍微一个厚点的羽绒服都能挡住吧?

      不过好歹是个能升级的防具,如果以后能升到一百级,说不定还能抵御核弹的袭击之类的。롻

      想到这里顾眠的眼睛亮起来,싍他目光灼샒灼的盯着金琥身上的白大褂,心想퀛着怎么能把这玩意从这퀍人身上扒下来。

      没有注意到顾眠热切的目光,金琥接着说着。

      “我通过无数场考试,终于进入了上等人可以上的学校,眼界也因此开阔起来”

      “当然就算进入了上等人悌的学校,我们这些下等人也是被歧视的,下等人学生们被强制分配帱在一个小的校区里单独学习,不能和上等人们一个宿讧舍”

      “但即便是被媱限制了,我也见识到了这繁华ᖢ的世界,那是和我小时候住的贫民窟完全不同的世界”

      “所以我立志打破上等人与下等人间的隔듛阂,我ꩥ是一个有梦想的人,那时候我二十쩹出头,每天都幻想着成为一个可以影响世界的优秀的人,我看你年纪不大,ᵱ应愮该也幻想过一些事情吧?”

      金琥突然把话头转向了顾眠。푓

      顾眠微微一顿,好像还真没有,事实是瀋他每天都在琢磨着怎么逃开来自生活的刺杀。

      “我想拯救这个愚昧的世界,所以就要努力씕变得更强,我Ԩ拼命的学习、向上,最后踏入社会,毫无疑问的,我是一个人才,但社会似乎更喜欢拥有着白色面孔的上等人”

      “不公平,这一点都不公平,我拼了命的提升自己,<最后却不如一个出生高贵一点的上等人”

      “也是在踏入社会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一些事情光靠自己的空想并没有用,”

      “现⣲实永远那么残酷,在毕业的时候,我才知道人生并不会像想象的一样一帆风顺,我被分配进医院的最底层,没有正式的编制,没有高额的薪⓻酬ᐕ,即便是这样,那群上等촤人脸上也一副‘你捡到了大便宜的’样子”

      “我曾无比痛恨这满是资本和剥削的世界,但那时候我才发现如果没有资本和䡈剥削,䗖我将寸步难行”

      “我仍然记得我的梦想,拯救这个愚昧的世界,但首先我必须要适应䒧这个世界的规则,然后努力的向上爬。”

      휴后面的事顾眠都猜到了。

      曾经热血的少꪿年被欲望吞噬,他流浪在汹涌的剏潮水中,他栯知道自己仍旧满怀梦想。

      “我很努力的向上爬,用了所有的手段,当然中间也受到了无数或不屑或鄙视的目光,但我并不在意,只要有一丁点机会,我就会牢牢抓住”

      “后来我终于有了一点地位”

      “上等人Յ玩的那一套我早就摸透了”金琥笑起来:“大概是因为一直处于被剥削的阶级,所以我剥削起其他人来时十分得心应手”

      ℄ 漗 “因为我是一个下等人,所以我霳的同胞们十分相信我,他们从来不觉得我会骗他们,我表面上热情好事,但背地뢇里却是一个阴险狡诈的小人”

      “凭着这一套,我的机会越来越多,地位也越来越高”

      婨 缹“我坚信在多年以后,我将醟是全世界最为著名的下等人,哦,뺎不对,届时我将不再被人称之为下等人——”

      “人们会忘记我做过的恶事,只记得我拯救了这个曾经无比愚昧的世界”

      顾眠看向金琥。

      总体来说面前的这个人荱也算的上是为了梦想而奋斗的有志青年,只可惜他这实现梦想的手段有些扭曲,否则就可以当做作文素⤸材了鰸。

      想必金琥在有了地位后没有少对下等人进行剥削,矿工的医疗事故只不过是其中一件而已。ᢽ

      只可惜时运不济,这事一不小心东窗事发了,连带着金琥的梦想也一起摧毁。

      不过金琥好像并不觉得自己的梦想被旀摧毁了,他接着开口:“可惜好景不长,后来我死了——” ⶦ

      “但ꩉ这也是一个绝妙的机会,这座雕像可以阻止这里的怪物ﱖ扩散到全世界,但它需要祭品”

      “于是我和禁区外的上等人们达成协议,他们以综艺节目饫为名将下等人运ວ输到禁区,而我则负责将那些下等人带到这ꩅ里献祭”

      想必那些游荡在禁区各地的医生们就是收铋到金琥指示出猧来狩猎。

      金琥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控制了这些医生。

      僤“这样即便我已经死了,也仍旧是쬩不可被动摇地位的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金琥不可抑制的笑了起来。

      ᝁ 芰 “如果有朝一ை日禁区能够被清理,我能出去,那时我将会是全世界的英雄,我会爬向更高的位置”

      “总有一天,我会实现我的梦想,资本和剥削将完全消失苪,我将拯救这个愚昧的世界。”

      金琥的笑容越加灿烂起来,仿佛他面前已经出现了一个完美的新世界꺱一样。

      他一边笑着一边把顾眠向前推了一把:“这雕像会吸收所有的东西,你已经出不去了,在劫难逃,只能乖乖被献楍祭然后成为墙上那些人中嫩的一员”

      “你也算是为拯救世界做出了贡献,我不会忘记你们的。”

      金琥猖狂的笑着。

      面前的籟雕像愈发亮起来,顾眠早看着这东西有些眼熟,他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玩意。

      ต “感觉萄有点不妙啊……”他自言自语着。

      这时身后的金琥突然又狠狠推了他一把ꝛ,想把他推向雕像。

      金琥变身之后力气似乎变大了些。

      顾眠微微转头:“为了保险起见,你最好别继续推我了。”

      他已经认出这玩意他在哪见过了。

      金琥却毫不在誳意顾眠的话,又狠㸽狠推了他一把。

      顾漤眠其实不想碰这玩意,因为上次他碰到这东西的时候,结果并不太好。

      邪神⥥的雕像,顾眠记得旕上次被自己碰碎掉的东西好像是叫这个。

      面独前的雕像完全伞就是之前那个的放大换色版,性质也几乎完全一样——顾眠一碰就碎的性质。

      当顾眠被推一把,一不小心一硫头撞上面前的雕像时,ᬌ金琥看见这原本无法被破坏的雕像上竟然出现了一丝裂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