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总决赛(1)

      守护绝招的事忙完了,苦竹终于有时间忙别的了。

      ꅺ药房后院,有一个大缸,缸里正用着药酒方制药,苦竹一旁监督,一个战士当了苦力,叶心兰作陪,药不理传授药理知识。

      看起来忙碌又和谐的一幕时常上演,庄内开始真正的进入发展期。

      似乎因为刘璇珠回了皇城,将仇杀彻底挡住⨅,再也没人过来闹事,久违的平静再次笼罩整个山庄。

      ꀃ ……

      当叶心兰恢复身体亏损后,已켽经是三天后了。

      Ū 是夜,苦뙴竹忙碌学习一天后,和叶心兰一块ձ回到房间中。 뙺

      憋了那么久,叶心兰终于忍不住了,问道:哥哥,什么时候开始?

      眨巴眨巴眼睛,看着껞叶心兰一副急迫的样子,苦竹装傻道:什么开始,那个啊,不可不可,我们还没成亲呢。

      叶心兰闻言一愣,什么情况啊,忽然想明白其中关键,翻个大大的㟥白眼,道:你少皮,我说修炼。ᄣ

      嘿埤嘿一笑,苦竹道:好吧好吧,不过我可跟你说啊,᩶不管怎样,都得给我忍住咯。

      叶心兰道:尽管放马过来就情是。

      见叶心兰不似开玩笑,苦竹也认真起来,道:心兰,ᨒ不管你有多欲,三个时辰内,绝对不可越线。

      坚定的点头,叶心兰道:我知道뵿你很忙,不会给你舔麻烦的。

      轻轻抚摸叶心兰的头发,不知怎的,人家没反应,苦竹自己到是来了兴致。

      忽然感觉到什么,将苦竹推开,羞红着脸,叶心兰道:哥哥你好坏,诚心不希望我成功是吧。

      맺 㜀嗯?苦竹忽然反寳应过来,一想起刚刚的意淫,뜤咬㕦了咬牙,温饱思**啊,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候。

      做了个深呼吸,苦竹认真道:你看到了,덻*ῆ*会让人神志不清,我只是想到了某个画面,便勾动了我自身的欲,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这些天看上去正常崯的苦竹,竟让自己忘了此刻的苦竹就是当初那个入魔后的苦竹,忽然有种这样做到底对不杰对的迷茫。

      见叶心兰犹豫了L,苦竹道:那好,此事就此作罢。

      当说完这句话,心中忽ﭥ然似有强烈的欲u望暴发,似䕍乎在劝说自己,让叶心兰主动修炼起来,好抱得美人归。

      然而还晔没等苦竹有什么反应,叶心兰忽然下定决定道:既然话已出口,便不管结局如何,听天瀚由命。

      好!几乎是脱口而出,럀然ⱬ而苦竹的面色却閸不好看,似乎自己要不受控了。

      ὒ看到苦竹的脸色,叶心兰本能的感觉不妙,就在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掷,忽然心中**᥺暴发。

      뎞 啊!⪞忍不住的呻吟出声。

      这一下没叫훳的好,原本还能压一压的苦竹当场沦陷,双眼炙热的盯着叶心兰。

      干柴烈火,一点就着,叶心兰完全没想过反봲抗,任由苦竹将自己抱起狮,视之前的坚定如摆䇲设。

      뾫粉床上,两人亲热一番后,直接赤诚相对,不着寸缕。 ⳟ 濮

      眼见一⇄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好戏即将上演。

      魽忽然,啊!一声怒吼响起,苦竹那不知何时黑化的眼闪了一点星光,强行走下床,坐到小方凳上,背对着叶心兰,声音发颤,道:心兰,你的战场不应该由我结束。

      被这忽然螾的打断,叶心兰就已经回臭了几分神智,再听到苦竹的提㾼醒,瞬间冷汗直流,基利古里的一顿骂,到底是谁扛不住啊。

      苦竹无言,mmp太丢人팅了⠻。

      忽然狠콛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拿出画笔,牙齿紧咬,下狠心,要破解暴发魔心后无法返回的关ℯ键。

      컔没了苦竹⩖的主动,叶心兰好受多了,毕竟之前的**不是白承受的,感受到这一点后,泰忽然玅有点明白苦竹为猨什么之前拒绝,后来又直接同意的缘故了。

      ₳原来一切都在掌握中揰,㑋只是忽略了他自己啊,撇튧撇嘴,쒖轻轻摇头。

      随着时间推移,叶心兰的呼吸声越来越重,似**也在加强,慢慢渗透到肉身的本能反应。

      后方那奇奇怪怪的声音不绝于耳,让苦竹心猿吪意马,很想回头看一眼,却又偏偏如同被锁住了一般,无法越雷池一步。

      全身充血,却又偏偏将念头强行调转,阴啊,阳啊,阴阳你妹,一个不注意,竟然解锁了,쁘苦竹转脸就看到香兏艳一幕。

      忽然舌尖穿来惊人的疼痛,苦竹再次转过脸,认真研究。

      桌抒上是一副完整的阴阳图좬,剛准确的说,是天图和縀地图合一后,形成的阴阳五行图。

      ʵ这副图包含一切,所以只要是在这一切内的都能够推演,哪怕魔心也不例⩘外。

      只是,佛心和魔心本来就是平衡状态的,谁也不亏谁,可现在的自己的主动打破平衡,让魔心主事,这便属于相乘相侮了。

      由于是打破平衡后的互相影响,这种⹠难度就高了很多︀,无法用简单的相生相克解释,却又必须要用到휭相ꨢ生相克ฐ,说起来很别扭,却又是必然。

      这像是给苦竹打开了一扇新大门,之前总是想着如何去平衡,而现在是打破平衡后的互相影响,又要平衡这个影响,让平衡再平衡。

      륊由于没有其他经验,所以苦竹用上了之前药不坘理的三副药做参考。

      ꃣ 一副反向䍤平衡,一副打破ⳙ后的平衡,一副正向平衡,以此三法来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首先,心帱佛属阳,心魔属阴,这一点无可争议,这便믱有了方向。

      两者相生又相克,谁吞了谁都能大涨,同滱时又会消耗掉。

      当两者达到一个平衡后,谁也无法吞谁,谁也无法尲消耗谁。

      当阴获得外力鴅相助,打破平衡,占据阳面,该吞掉所有阳面。

      忽然,苦竹一愣,这瀏不对啊,为什⬖么阳面始终能保持最后一点灵光不灭?

      于是苦竹重新回到阴阳层面的推演当中去,明明相生相克,却又不能真正灭掉对方,这里有古怪。

      ⩌ 房间中,苦竹由于被阴阳相克却뻱不能尽之事产生浓重兴趣,所以直接将魔心给忘了,醉心于推쨿演当中去了。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后,栲叶心兰心中**再次升级,ླ似乎连灵魂⽍都受到影响ꎓ,满脑子都是带颜쨣色ﻵ的画面。

      渐渐的,床上似乎不能满足内心的空䋣虚,叶心兰走了下来,小手颤颤巍巍的放到离苦콊竹的背只差一丝的时候,忽然又停下,走了回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