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梦

      皇甫哲茂饁与张宁结伴而行,漫步在千百ꨠ年前的晋阳城中,两人的感受则是截然不同。

      张宁此时还没ꗈ有从义父张角的死讯中回过神来,而且被迫与眼前这个耽可恶的男狾人合作,心情可谓是低落到了极点。

      可这对于皇甫哲茂来说,䣆恰恰是最大的利好。他现在只需要与张懿会上一面,然后就可以前往雁门郡赴任。

      带着这㴼份心情皇甫哲茂赶到了刺史府빴,结果就被门卫挡在了外面:“来者何人,前方乃并州刺史府重地,无关人等速速退去。”

      椌皇甫哲茂拱拱手,笑着鮅说道:“某家乃朝廷新任雁门郡太守皇甫哲茂,特来拜会张刺史。”

      谁知门卫怪异的看着一眼皇甫哲茂,脱口而出:“你就是那个雁门郡太守?”

      门卫言语中的鄙视让귨皇甫哲茂摸不着头脑㰝,不过他可是连羽林军士卒都敢砍的人,当下加重语气说道:“吾却是新任雁门郡太守,还不速速븘通禀!”

      “啧啧啧,果然好ኒ威风、好煞气,皇甫中郎将养得好✪儿子,竟然投效十常侍,也不怕天下众人耻笑?冫”

      门卫还没有开口,嘲讽的声音就传到了皇甫哲茂的耳边。一副文人⦓打扮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他的眼前,脸上全是鄙夷的神情。

      挌 皇甫哲茂眉头一挑,手不自㞬觉的握在腰间的刀柄之上:“阁下乃是何人?”

      ⯙ 对方濨手氱扶셧着修长的胡须,不屑的说道:“某家晋阳王泽,添为马成县令。”

      皇甫哲茂嗤笑一声,上下端详䰕着对方:“呵呵,花汝一个马城县令,不在代郡马城坐镇,反而跑到并州的地界大放厥词,是何道理?”

      王泽顿时大怒,目光死死的盯在皇Ⲏ甫哲茂的身上:“区ꃁ区一介武夫,欺我太甚!”

      鸲皇甫哲茂指了指自己,笑眯眯的说道:“某家在颍川、南阳转战千里,而你却像一只老鼠一样躲在暗处。要是没ᖅ有郹某家这样菖的武夫,哪里有你说话的机会?怕是早被黄巾逆贼吓得丢官而去!”

      “你!”

      ⯥ “嘿嘿,怎么,你要和某家拼命不成?”皇甫哲茂挑衅的看着王泽⯙,真是恨不得让对䜱方杀将上来,好好出一口ƫ胸中恶气。

      王泽不停地深呼吸,这才抚平了自己的心绪。一个文官要ﵜ与武将比拼武力,除非他的脑子让驴给踢了。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一㛨个雄壮的声音再次传来:㥂“丁某听说新任雁门郡太守到了,不知皇甫太퍭守何不进府一叙?”

      太原太守丁原出现在众人的眼Ⅳ前,只是扫了㈳一眼现场,就笑ꁼ着看向了皇甫哲茂:“丁某可是听闻皇Ң甫太守在长社、南阳多有功绩,咱芦俩可得好好亲热亲热。”

      皇甫哲茂一听对方姓丁,脑海立刻就浮现出那个被自己义子斩杀的并州刺史丁原。不랝过他可没有急吼吼的上前,而是闪転身躲过了对方的双手。

      “还未请教阁下?”䢡

      丁原ᅠ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眼前这小子看起来本事不弱,难怪能在豫州、荆州大破䜱黄巾:“哈哈,某家乃是兖州丁原,现任太原郡⌰太守。”

      “原泈来是丁太守,我从父亲那里听说过噪,丁太守善骑射、有勇有谋,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幸会幸会。”

      㬡“哈哈,中郎将能如此夸赞丁某,倒叫丁某甚是意外。张刺史已经在府中久候,皇甫太守何不随丁某一同前往?”

      皇⛸甫賭哲茂看了一眼尴尬的王泽,点点头说道:“自不䮫可让张刺史就等,请。”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醏影,王泽脸上阴晴不定。本来他被并州刺史张ⴆ懿看好接任雁门郡,没想到被皇甫哲茂捷足先登,更没想到自己会被皇甫哲ﵮ茂当着众人面一通羞辱,还被丁原直㗶接无视。

      皇甫哲茂可不会搭理王泽再想什么,他的目光已经眔被房间门口那位手持方天画戟的猛将牢牢吸引。

      ⶓ丁原笑了一下,这才开口说玄道:“皇Ӑ甫太守识得丁某帐下奉先?”

      皇甫哲茂叹了口气,一本正经的说道:“不曾㊠,只是观其气势,与某家接触之将领有天壤亽之别,故而侧目。”

      躄 丁原虅拍了拍吕布的肩膀,甚峤是自豪的说道:“奉先,见过雁门郡新任太守皇甫哲茂。以奉先之武勇䦌,当得起慚天下第一猛将之称。皇甫嫡太守亦曾在战场搏命府,不若与髯奉先比试一番如何?”

      皇甫哲茂的头摇得像是拨浪鼓,开什么国际玩笑,一个周仓就让他已经落于下风,和吕布比试,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吗?

      只是吕布一听丁原所说,眼睛透露出兴奋的精光:“下属也曾经听闻皇甫太守在颍川枪挑黄巾彭脱的事迹,切磋一番可否?”

      看着丁原、吕布两人一唱一和的表演,皇甫哲茂果断转移了话题:“丁太守,不知张刺史在何鯺处,还是见过张刺史再说吧。”

      “哈哈,本刺史也觉得这番比试定然有趣,皇甫太守可̯愿赏脸?侪”张懿的身影慢慢走到了众人面前,ᥴ笑眯眯的开口说道。

      鎁听到张懿如괜此言语,皇甫哲茂心中哪还不明白几人的想法。不过是看他凭借张让获得了雁门郡的位置,这是准备狠狠的落自己面子呀。 蛢

      三人连酡番挤兑,皇甫哲堆茂这要酵是不答应下来终究不ꈨ美,犹豫濈良久开口说道:“承蒙张刺史、㵮丁㳷太ᘜ守看得起某家,就嗊与吕奉先切磋一番吧。”

      “好,果然将门无犬子,丁某已经将场地准备就绪,诸位可随我前来᛺。”

      刺史府的演武场中,皇甫哲茂凝神看着手持方天画ገ戟的吕布。好家伙浑身上下都透露着进攻的讯号,他也只能小心戒备起来。

      ổ 吕布看着小心戒备的皇甫哲茂,嘴角闪过一丝不屑的润笑容ᶘ。手中的方天画戟犹如猛虎下山一般斩向了对方,看架势就要一击制柔胜。

      钟猛烈的进攻根本没有给皇甫哲茂任何思考的时间,当下他只能将枪身横举,准备抵御住对方㾮的第一次攻击。

      “ୋ叮,系统任务开启,在吕布궕手中坚持三十回合,奖励机体强化一次。”

      ݡ许久没见顳动静的系统突然腙发布了任务,只是这内容㏠让皇甫哲茂苦笑以对。光是接这么一击就让他双臂댋发麻,三十回合简直比登天还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