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单火爆了

      执委会的决议很快就通过跨洋电报回复到刘星林手里,刘星林对执委会决定支持东海海商开发南洋和印度洋贸易航线的政策还是非常认可,现阶段,社团这边只能专注于太平洋航线,实在腾不出精力来照顾南洋和印度洋这边。

      其实在印度洋这边也很热闹,荷兰人、葡萄㿽牙ꏔ人和英格兰人,明争暗斗闹得也是纷纷扬扬,东海海商往那边发ኤ展也有不小的阻力,不过海商们还有一争之力啊,比如一些低端的、互补性的产业等等,至少比现在社团势力碾压一切强吧。

      拿到决议后,刘星ꖿ林也没有急着告诉李国助他们,自己更是领着即将接任司马谦쬶大高管鹺委会一职塖的高明军,往大员南部大高港去了。

      从淡江乘船到大高港,从早上大早出发,现在北风正盛,傍晚就到了૜大高港,刘星林一行受到了司马谦的ᬖ热情接待。

      在௯建国前꼯夕,司马谦就被任命为嘉华国的海军司令,恐不过嘉华国的海军编制目前就是一个空壳编制,手里就几条训练用的明珠库级和思雨级,平时也就是让那帮年轻军官搞一搞海战、香航行训练。日子也是清闲的很,就连海쳭军学校毕业的学员,刚开始也不是进入海军服役,而是进入各大运输公司成为水手。

      躆 所以司马剄谦也不急于上任,赖在大高管委会主任位置上已经快一年时间了,直到最近本土那边因䆁为要面对南部西班牙人,才命令司马谦尽快赶到本土,就任海军司令一职。

      而接任的高明军,这些年一直是在领衔跑北美移民航线,在海上也漂了好几年了,正好司马谦走了,腾出一个比较好的位置安置,再也不用在海上风吹日晒,心里面自是高兴,不过一想到自己的收入要掉下来一大截,心里又有些纠结。

      这些在各大运输䇧公司跑船的船员,收入是非常可观的,工资不算啥난,运费上的分红可不少,还有各船的一些空余舱位可以牏被船员们拿来装载私货,这一块贸易收入也很大,所以船员葌的收入ૉ还是不错,尤其是高明军这种资深船队长,运输公司股东之一,更是富得流油。

      还好这些年已经赚了퐖不少,各大ㄌ公司的股票分红也能带来巨大的红利,高明军一想到这也就释然了,还是在大高港坐办公室舒服啊。

      由于海军那边催得紧,司马谦也没有耽搁茴,궼第二天就和高明军툹交接,然后领着刘星林和高明军四处参观一下,也让高明军熟悉一ꭹ下。

      “咱们的粮食战略储备仓库已经形成规模了哈!”刘星林指着港口区大片的砖石仓库说道,“这里面都是稻谷䦁吧。”

      “领导您说的对,这个仓库片区能够储存一万八千吨稻谷,在咱们大高港附近,这样的仓库片区一共有十六个。”司马谦对业务很熟悉。

      “这个片区是哪个储备公司投资兴建的?”刘星林继续问道。

      “这一片是中储公司的,咱们这里还有大员⤶储备公司、海西储备公司、北海钞行、金河储备公司,甚至ត还有毛文龙⁔的鹿岛商社也在咱们这里兴建储备仓库,用以保证东江镇的粮食供应。”司马谦回答道。

      “鹿岛商社在大高港建储备库?”刘星林很诧异,“他们把粮食拉回去东江不就行了?”

      “咱们大高港的稻谷主要来自于安南,而鈄安南稻谷最便宜的时候往往是冬季,所以我们储存稻谷的最佳时候就是新粮下来到春჌节前这一段⥄时间,而且我们这里来去安南툽的风向也顺利,所以,我们这里是最佳的稻谷储备地点,鹿岛商社在此建立储备库,在春节之前大量储备,等来年夏季风向顺利时再发往东江镇,这样最省成本,ឍ另外,他们还承揽社团的粮食代储业务,收益比较不错。”司马谦解释道。

      “那安南的稻谷有这么大的供应数量,我看咱呒们的储备仓库规模,大概有二十多万吨呢。淡江ࢲ那边也有十几万吨的稻谷储备数量啊?”刘星林问ı。

      “也不全是喋安南过来的,咱们自己的种植量也不少,在大员南部地区,水稻的种植面积就有二十万公顷,这些粮食最后大部分都得进储备仓库,所以,储备仓库娋的数量还有很大缺口,这两年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招商建仓库,象老鼠一样存ᤃ粮,哈哈哈。。。”司马谦当粮倌还感䣒觉不错。 쥧

      “小司啊,你这个粮倌当得好啊,让你去当海军司令屈才了。”刘星林开起了玩笑。

      ؗ“领导,这海军司令难道뀇比大高管委会主任级别还低?另外,您可能不知,我姓司马,司马相如的司马。”司马谦很郁闷。

      “唉,这不是简称ѝ嘛,读起来顺口,咱们的粮食战略准备一向是比较严谨的,其实最适合储粮的地方是老本部那边,那边天气寒冷,粮食储存损耗低,耐久储,大高港地处热带,这个存储环境就得注意了。”刘星林回答道。

      齳 “咱们的仓库可是投⯝入很大,砖墙的厚度达到半米,隔热和通风性能俱罁佳,加上稻谷储存性能好,进仓是只要控制住水分和杂质,存㨩一年多倒没什么问题,时间쑬久了䩗可不好说了。”司马谦说道。

      “笀所以,以后可能会̐调一部分的储备到高文岛和老本部那边,大高港的储备仓库的建造速度ꁅ会放缓,如果在那边,粮食放五乵年都坏不了,只是那边的运컙距太长了,还好社团的优势就是运力足够。”刘星林说道。

      “我ꀛ看白翎岛那边也不错,섄全年气候比较干燥,温度也不高,粮食放三年也没事。”一益旁的高明军也建议道。

      “是的,⡳白翎岛那边有大量的仓储设施,是以前和黄台吉换移民的时候建的,也可以疏散咱们这边的粮食,我们要在明年之前把西岸地区的稻谷战略储뤿备提升到八十万吨,以备不时之需啊。”刘星林렔说道。

      “不光是稻谷,还有土豆和玉米、黑麦、小麦,都需要储备,这个工程量可不小。”司马谦在一旁说道。

      “没事,金启钱庄的理财基金套出来不少的钱,先储备点粮婖食吧,反正有明朝的粮价兜底,怎么也赔不了钱。”刘星林说道。“北方越来越冷,粮食减产是大面上的事情,加上往后的连年战乱,这재粮食可就是硬通货呢。”刘星林眨眨眼说道ẵ。

      司马谦也左右看看,小声的说道,“知道历史走向就是好,谁知道自诩盛世的大明朝接下来会如此的缺粮呢。丷嘿嘿嘿!”

      接下来他们一队人又视察了几个储备库,仓库区的来往人员并不多,刚过完年,也没有装卸的工作,大高港此时所有的储备库都储满了稻谷,只等南风天到来⑆就开￑始大量的往北方转运,那时就该热闹ჸ了。

      然后刘星林又去视察了移民中转클基啸地,只见中转基地目前人烟稀少,大䩡部分的房屋都闲置着,从辽河口抢出来的那一波移民已经往北美转运得七七八八了,曾经热闹非凡的移民中转基地也逐渐萧条下来。

      “这一波移民可是给大高港做了不少的贡献啊,这里大部分的仓库,还有周围的水利工程和稻田、甘蔗田都是那一段时间开发出来的,这个把他们送走了,当地的经济都萧条许多。”司马谦吐槽说道。

      “那现阶段咱们的人可还够用?”刘星林问道。

      “目前还够用吧,䞺不过接下来就说不好了,反正也是你们头大,呵呵呵!”司马谦说道。

      “淡江镖局那边去年组织了五万多쐒人的移民,今年的数量会更多一点,不过大部分要外送本土,大员能分到的只是杯水车薪了。”高明军说道。

      “还黠是憑得急着本土来,不过要是实在缺人,回头自己想想办法,訾搜刮个几千人应该问ᑲ题不大,现在也就是大员对人员的需求量大,西岸其他地方倒还行的。”刘星林想了想,跟他俩嵿说道。

      接下来几天刘星林也没走,陪着他们俩交接工作,整个大高港也䣱看遍了,现在嘉华国草创,但是离任审计还是有的,审计团队工作的很认真,虽然没查出什么大问题,不过小问题一大堆,司马谦也无可奈何,草创时期,不走正规手续的地方很多,不过接任的高明军也没有上纲上线,基本也糊ꮴ弄过去,等交接完,朓已经过酰去半个月了。

      司马谦一家将搭乘前往美洲的一艘明珠级运输船前往本土就任海军司令,而刘星林则先到笨港检查工作,然后施亊施然回到淡江。

      쐜 刘星林先找홟到颜思齐,从颜思齐的嘴里了解一下㤳现在这帮쁑海商的心里真实想法,不过࿩听颜思齐的意思,众海商只是心有愤懑,但是南洋和印度洋那边并没有足够大的利益吸引众人前往,而众人现阶段的想法仅仅是希望大员方面维持和西班牙人的战争状态,留出众人和马尼拉转口贸易的机会。

      閵没有办法,有蒸汽辅助动力加成的社鈒团船只,在运蓩输时效和运输成本上,分分钟碾压海商船只一大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