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破天惊的秘密

      接下来◼的五个小时홻,季长风只做了一件事!

      搓澡!

      十万年,从来没有体㼇会沐浴的感觉,在五个小时中,体验的螮淋漓尽致!

      洗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搓完澡,已是入鼕夜。

      放弃了出去鵰闲逛的打算,准备ミ趁着好不容易的闲暇时间,研究ᛡ一下修灵诀。

      “咚咚!”房门又是被敲响,不过这次,季长风心中早已预料,听脚步声,是夏兰无疑。

      “长风大人!啊!”打开房门,夏兰在看到季长风的瞬间不䆝由脸一红,手中提着的莹白灯笼,也是微微一晃。

      莹白灯笼里,像是有什么特殊的装置,让整个屋子亮如白昼。

      籞夏兰低着头,两只小手不由的握紧,表现的很是紧张,食指来回转动,尽显一副小女儿的扭捏模䛘样。

      淡淡一笑,季长风打趣道,“怎么?夏兰姑娘不认识⌻我了?” 纁

      此时的季长风,一改之前乞丐中霸主的姿态,㰶白衣胜雪,ꀜ剑眉星宇,丰神俊朗,端的鸐上一副陌上䤷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模样。

      更是有谪仙气质和龙涎香两项被动,现᫖在的魅力,可以说神女见了,也要动凡㸉心。

      잒 瘓何况一个扶摇宫外门왴弟子院落的管家?

      圯“那个,大人,我是看天鼮色已黑,送盏耀明灯来ǃ。”夏兰说话吞吞吐吐,脸色羞红的跟红苹果一样。

      看到她这副模样,季长风也是心中一阵满足,想着自己怎么也是个穿鰩越的主,十万年了,第一次在人前展示自讔己䠊的魅力,不容易,当ᬗ真不容易。铆

      不过季长风也算拿捏有度,清了清嗓子道“夏兰姑娘也别折煞我了,我看你模样俊㷇俏,正是珡二八年华,像是我妹妹,叫我大人大人的,好像我年长了一个辈分,还是叫我季大哥˗吧!”

      “季大哥?我可以吗?”夏兰美眸中有些不可置信,彷如做梦。

      畛 “当然可以!”

      和夏兰交流鷹了一阵,两人之间的关系,算是无形拉近闭了不少,十万年的ெ寂寞⹉,季长风챉现鱣在最渴望的,就是能有一群朋友,彼此谈天说地。

      磚待믈到夏兰走后,季长风再是盘坐床头꺯,心神正式沉浸在修灵诀中騽。

      越是了解这个世界뜕的冰山一角,他知道ሩ自己提升实力越是刻不容缓,看着别ⅆ人几百岁的年龄都能飞天遁地了,而他十万岁了,一事无成,现如今能修炼了,自鮼然要付出比别人更瀰多的努力。

      修灵诀的开篇,是一段晦涩难懂的玄奥文字˻,虽然不明其意,但是季长风还是能猜测到,这大概直抒了修炼的本质,是一种引导。 왰

      读完整个开灵篇,季长风对修炼之道,才是升起一股明悟。

      也不禁明白,为囖何十万年,自己都胊不得探寻修炼之道。

      没有引튋导,又是在幽灼禁地那方道则不健全的世界,想퐃要自己摸索出修炼法ᮃ门,难于上青天。

      将感慨消化之后,蓦地,身体不自觉的开始运转起来,只觉得天地灵气,在以一种极为惊人的方式,汇聚到体内。

      他如今就像是一头巨大的鲸鱼,盠吞没着这些灵气。

      “嗯?”对于这种现象,罆季ꡌ长风韥有些难以理解,开嗑灵篇介绍,修炼是一项循序渐进的过程,需要不断的和天地沟通,以掌握韼那种吸收灵气的熟练度。ꀼ 딵

      这种感悟天地灵气的熟뜽练度,需要长时间的打磨,才能熟能生巧,然后才可以正式去吸收灵气。

      之后,同样需要长时间的吸收,才能使速率㔗加快,从涻而在某一天,致使身体达到饱和状态。䗈

       最后借助肉身中蕴壠藏的灵气,牵引,去开启身体之貁中隐藏的灵藏,正式步入修炼之道。

      每一步,都要耗费极长的岁月쥍,这也是为什么,一路来,许许多多的修炼롑者,多半是百来岁槁的年纪,那衈些御剑飞行的,少说也有千岁的原因。

      可他,才是初学,就如臂指使,说出去,只怕骇人听闻。

      难道我是万古无一的异数,天地的终极私生子?季长风忍不住想到。

      㛼既是这般驾轻就熟,没ﳹ理由不一股作气,踏入开灵,可ꝯ五个小时后,季长风忍不住睁开了眼,心中满是浓浓的忌惮之色。

      房间中,只有他一人,很显然,他忌惮的对象就是自己。

      五个小时,季长风发现自己无时无刻不在鲸吞灵气的佇同时,肉身之中的灵气,竟是杳无音讯!

      䄡 五个小时,这般的量,☥换成其他凡人,想必早已经樰迈入开灵境,对他而言,却像飞絮飘껍进大海,连一丝波澜都没有牵动。

      他仔细翻看了神级潜力,一丝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神级潜力:你的潜力永훤远在基础之上x9,潜力越高,掌握力명量越强,提升难度越高。

      䳩看到这话,季长风颇有股风中凌乱的萧瑟。

      基础之上x9,这个概念,如果是以前,可能还没什么,但是睡梦神体加持下,必定让身体的容量,达到了一个MAX퍳值,再燼x9,怕是按照C这个붦速度,光是开灵就要百年时间,这同境无敌顶个屁用啊!

      一ḩ连三天,季长Კ风都好像和神级潜力的被动属性较上了劲,三天时间,孉几乎是不眠不休的修炼,连房门都不曾踏出,可是事实是丹田之中,灵气饱和度微乎其微,和想象中如出一辙,忽왘略不计!

      这神级潜力,到头来还是很坑人똣!킹

      不过季长风也没有放弃,每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埋头修炼,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十万年他别的没学会,耐心这玩意,他从来不缺。

      来到扶摇宫的第五天,院落之外来了一个不速之莤客。

      是一꜔名眉目隐含杀气的男孩,虽有780岁,但是在季长风眼里,勉强算作男孩。

      今日他来,是负责传召的,说是七长老有请。

      几日里,季에长风虽没有出门,但总会誖和꜄夏兰寒暄一段时间,了解宫门的一些格局,七长퓜老,自然是简纾云,也是即将正式成为他师傅的人。

      季长风不明白哪里得罪他了,但看他眼神不善,自然也茧是识趣没有去퓵询问什么。

      和夏兰确认了一番,才是跟溌着来人,上了飞剑貽。

      不得不说此人的技术之烂,是季长风生平仅见。

      也不知是不是故意为之,至少这一路,他都有种颠沛流离的错觉,御剑技术,和简纾云犹如云泥之别,没得可比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