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醉未醒

      “你竟然要杀我?㳪那我便送你下去,为我师尊端茶疲递水ꎎ。” 仁

      赵舞天看到杀气腾腾的黑心虎,㙃面色一爍怒麥。

      黑心虎的拳ힻ头眨眼而至,揽电光몹火石之间,赵舞天抬手一掌,拍在黑心虎胸前。

      这一掌,他没有用仙法、神通,却鼓足十分真元。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赵舞天第一次和修炼者打斗,不敢大意。

      “嘭……”

      弱者轻敌,蜤强者全力。

      两人接⼬触的一瞬间,黑心虎倒飞出去댖,他倒飞二十多米远,却没有发出惨叫声。

      “大哥……”

      白面虎赶紧跑过去,欲将黑心虎扶起。

      他跑到黑心虎面前时,发现黑心虎瞪大双眼,死不瞑目。黑心虎的心脏被赵舞天一库掌击碎,헮瞬间毙命。

      妼赵舞天杀了黑心虎后,逼近白面虎。他们要杀自己,自己也不ꟈ会手下留情。

      “你是人是鬼?”䭘

      白面虎见大哥被ⵈ赵舞天一掌蘒拍閬死,吓퇀得肝胆俱裂。这个问题又被他重䪽新提出。

      姎 他与黑心湇虎虽处于同一境界,但黑心虎实力强他一分。就算再大意,也不可能一照面,就命丧黄泉。

      ꡺ 回答白面虎的,是轻而慢的脚步,赵舞天筑基境界的实力凝于周身,每走一隥步,白面햸虎都有些喘不过气。

      “宗……师。”

      白面虎骇然地吐出两个字,类似的气势,他在一名武道宗师身上见过。他甚至感觉,赵舞天比他见过的那名武道宗师强不止一筹。

      赵舞天的模퇠样,完全是稚气未脱,那些闻名华夏的“天纵奇才”,都难以与赵舞天比拟。

      “你们全身煞气,杀了你们,算是替天行道了。”

      틄赵舞天冰冷的声音响起,穿透白面虎的耳膜。

      白面虎终于体会到林绝⃮云和女子的绝望。

      华夏的少年宗师赨,一个个都是蜚声于世的存在,先天境与化境宗师霰相比,云ᝣ泥之别。

      “跑!”

      白面虎有了这个念想,好似抓住了一丝希望,他不再管黑心虎的尸则体,拔腿就跑。

      先天大成跑得很快,一眨眼就跑出赵舞天家的地。

      赵舞天没有追,反而停下脚步。

      放虎归山?

      自熯然不会,像这种心狠手鹭辣的古武者,一旦结下死仇,就会招惹无休无尽的麻烦,赵舞天不怕,但赵舞天有家人。

      “引雷诀。”

      赵舞天伸手掐动法诀,ࢃ以身体为⚵引,沟通天地之力。分散在天地间的雷霆之炁迅速地向赵舞天周身聚拢。

      刹那间,一方乌云聚集在赵舞随天€头顶,一条条雷蛇在乌云上环绕,气息沉闷而厚重。

      下一瞬,赵舞天指向正在狂奔的白面虎。

      “霍嚓。”

      一道白色的闪电劈下䐪,正中白面虎的葿后背。

      白面目眦欲裂,不敢置信。

      “玄境……大宗师?”

      䭎这一道雷电劈下,令白面虎五脏六腑移位,只剩下一口气僵在原地,他声音断断뎵续续,已不能大声说话。

      “霍嚓。”

      퍶 又是一道雷电劈到白面虎身上傸,他直接倒地,气息全꿋无,他身上冒着黑烟,一股浓浓的烤肉味䄗道散发而出。

      其实赵舞天真正的修为,相当于武者的化境小成。

      赂白面虎误以为赵舞天是镾玄境,是因为化境古武者不可能控制雷电。

      玄境,玄而又玄,据说已经开始触摸贼金丹大道。

      白面虎根本猜不出赵舞天是修仙者。修仙者被那个ᒛ人限制入世,即便是入世修行,也不得动用一缕真元,一寸神识,谁要破坏世俗平衡,立刻灰飞烟灭。

      뭗不要说先天武者컉,薧即便是玄境武者,也接触不到듽修仙者。

      对黑噙白双虎莅来说,修仙者是传说,虚无缥缈。

      纍 乌云散去,尘埃落定,赵舞天舒了一口气,感受到精神和真元都损耗巨大,他自嘲道:“杀鸡用牛刀,我真是小题大쳫做。”

      赵舞天自学成了引雷诀这个神通之后,只对着山石练习过,今日只想验证一下引雷诀的实战效果。

      引雷决只算是一般溱神通,只要修炼火属性的真元,就可以修炼施展。

      在八卦的理论上,雷为震,五行属木,这是讲煝的卦位上的属性。在五行上,五犝行属火。

      杀了黑白双虎之后,赵舞天想起这玉里还有两个೶人,遂转身빿面对这两人。

      林绝云从地上缓缓爬起,刚才黑心虎的一掌让他窺伤势加重,并没有性命之忧。

      但他的震惊却无以复加,古武者还能这样玩吗?

      他活了五十多年,也算见多识广。

      傘흧这是还宗师吗?

      他师父就是宗师。年轻的时候,他修ꇪ为曾达到先天境大圆满,一只脚已经迈入宗师之境,自诩天纵奇堍才。

      꼕 可因为一场恩怨,师父离世。他自己也重伤垂死,被丟弃在荒郊野外赣,幸亏秦老爷子路过,将其救下,送往医院。虽侥幸保住一命,可筋脉受损,修为倒退至先天小成,三十年无寸进。

      在林绝云的印恽象中,化境绝对不能挥手间召唤雷电。

      呎 傡 倒是那玄而又玄的境界,才拥有神仙之能。

      “晚辈林绝云,拜见大宗师。”籼

      林绝云顾不上伤痛,他急忙来到赵舞天面前,向他躬身一拜。 㥏

      大훸宗师一怒,⛲整个华夏都要被惊动,从刚才的天雷,就能看出大宗师之威䵱。

      赵舞天看着只是不到二十岁的苈少年,林绝云却不敢猜测赵舞天的年龄。他听师父说폄过,古武者修为到达玄境之䭹后,开始超脱,不再凡人,寿命二百载。说不定还有返老还童,或者青春永驻之术。

      “大宗师?”

      赵舞天一愣,大宗师不是玄境吗춯?自己只有化៯境的实力啊!

      随即,赵舞天就明白了,这人没有见过修仙者,误以틉为自己是大腆宗师。

      “我等并非故意惊扰您ꛔ老人家,更无不敬令尊之心。我等自入谷州县起就一直被杀手追杀,穷途末路,误入ퟕ圣地,还望见谅。”

      林绝읲云见赵舞天不说얝话,不敢去正视赵舞天的面容,再次对Š赵舞天一拜,拜完赵舞天之后,林绝云又跪下对着着柳宿的坟墓一连三ꅗ拜,极为虔诚。

      “大小姐,快向大宗师和太尊行礼啊!”

      林髑绝云拜完之后,向惊魂未定的女子喊道。他还不知赵舞天对他们是什么态度,刚才大小姐差点撞到大宗师师尊的墓碑上。这种情况,非常令人忌癆讳。

      女子在墓碑旁,她知道큐自己刚才的举动对逝者极不尊ᨩ重,她羞愧难当쒺,跪在碑前,连行三礼。 ꀧ

      崍 皎洁的月光照耀在墓碑上,她一起一伏间,看到墓碑上的字体。

      恩师柳宿!莿

      与之协调的小字上,只有一个名字,赵舞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