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疯狂周末 > 文化艺术 > 【6月5号惘闻乐队合肥站】--《岁月鸿沟》我们早已掉进了沟里
活动已结束

【6月5号惘闻乐队合肥站】--《岁月鸿沟》我们早已掉进了沟里

时间:2016年6月5日 20:00

地点:合肥市庐州大道与祁门路交汇处大摩广场4楼401ONTHEWAY独立艺术空间

价格:

活动推广
我要报名
  • 惘闻乐队

吉他手:谢玉岗/耿鑫
贝斯手:铮子
鼓手:连江
键盘手:张岩峰
惘闻成立于1999年的大连,这是由当时2个酷爱The Smashing Pumpkins的蹩脚吉他手发起的乐队。
队名由第一任鼓手加入并为乐队带来了“惘闻”这个名字,当时的想法是:没有人知道,也不在意外界的看法。至2002年形成目前的五人固定阵容。经历简介惘闻成军逾十年,共发行了5张正式唱片:《28天失眠日记》、《RE:RE:RE:》、《7 Objects in Another Infinite Space》、《Ⅳ》和2010年4月推出的新唱片《L & R》。惘闻的音乐仿佛在讲述一个个藏于他们内心的故事,或而是短暂的愉悦,或而是长久的悲恸。十年稳定坚实的创作,一场场令人激动振奋的现场演出,也使惘闻的名字开始越来越多的受到来自国内外业内人士及乐迷的广泛关注,并被认为是中国后摇滚/器乐摇滚的领军人。而对于他们本身,仿佛每一张唱片,每一次演出都仅仅是一个开始…
 
  • 惘闻变了

初听这张新作《岁月鸿沟》,恐怕很多人第一反应都是如此。其实准确地说,惘闻是在演化。从陆地上肆意奔跑的骏马,演化成了深海巨兽。他们几乎放弃了之前擅长的细腻多情的旋律线,而一头扎进氛围的熔炉里。                    
要说清楚这种演化,还得先从这几年后摇的大环境说起。

2012年到2013年间,随着Mono、God Is An Astranaut、Tortoise、World's End Girlfriend等国际后摇名团不断来华演出,后摇这个概念逐渐进入文艺青年的大众视野。一些院线电影也启用了后摇作为电影配乐,前有娄烨的《浮城谜事》用了沼泽乐队的《惊惶》,近有《火锅英雄》改编并融入了Echotide的《3mwy》、 The Albatross的《Flubirds》,还有euphoria的《Silent Roar》,等等。

这令一些后摇粉丝激动不已:后摇的春天要来了!

的确,从市场上看,各类主办方都瞄上了后摇这块小蛋糕,多家厂牌几乎将耳熟能详的后摇团们一一请进了国门。相对其他音乐风格,后摇的粉丝粘性也明显较高,成立了大大小小的乐迷组织,比较活跃的如“Postrock Shanghai”。另一方面,从全世界来看,组后摇乐队的门槛越来越低,层出不穷的新乐队,在让分众市场繁荣的同时,也越来越陷入同质化。

这让人几乎忘掉了,后摇并不是一个音乐流派,并不是“铺——爆——平”的三段式器乐编排结构,而是上世纪90年代一些前卫的音乐家对传统摇滚和流行音乐的颠覆。他们抛弃了三四分钟的音乐长度、重复的AB段等一切让流行音乐走向巅峰的元素。他们关注的是音墙,层次,配器,或者说一种全新的音乐美学。
  • 后摇即颠覆

绕了这么远,终于绕回来了——惘闻的变化,对一支后摇,或者说器乐摇滚乐队来说,再正常不过。他们没有掉入套路,反而一路演化,成为没有人能预料的存在。这也是他们令那些小清新后摇团望尘莫及的致命原因。

但具体到这张《岁月鸿沟》,它并不是一张能让人开心的专辑。《黄泉水》的贝斯打出焦虑的节奏,在8分23秒前,处处鬼魅,不和谐音阶比比皆是;《红墙黑墙》里,弦乐拉出的动人旋律,正要把人带进情绪旋涡,4个小节就消停不见;《少年宫》里藏在犄角旮旯里的切分,也总让人浑身一紧。这些作品仿佛和昆德拉所强调的,创作中“离题”的正当性不谋而合,同时让人想起古典乐中变化多端的复调。

仅从这几首作品看,《岁月鸿沟》甚至不像一张商业唱片。它在提醒着已经听惯了工业流水线音乐的我们:你的听觉很容易被取悦,但除了取悦耳朵之外,音乐还可以有其他的,或许是更宏大的东西。

这种宏大不让人开心,但令人兴奋。就好像沉入海底,下沉,下沉,在意识极其模糊时,遇见深海的光。

《海洋之心》和《岁月鸿沟》两支单曲,就是在整张专辑混沌的海洋里,散发出的那道强光。

《海洋之心》由大提琴的低鸣先行开路,间隔的重音,就是一次次下沉。之后开始游弋,向内在探索,向经验之外探索。5分48秒开始进入主动机,简单的音阶递进,迂回。循环往复,一层层丰富肌理,像要把人带进深渊。7分50秒,巨兽逼近。8分48秒,高音部的小号终于发声。失真吉他一锤锤重击。9分40秒,小号上扬。短暂的沉默后,与巨兽对峙。
  • 与自己对峙

如果说《海洋之心》是一次潜意识的深度催眠,那《岁月鸿沟》则是酒后的怅惘。交织的音墙一直铺垫到11分22秒,才进入迷醉的律动,12分34秒后,小号跟上,呼出一口长气。

而这些情绪的推进方式,在整张专辑多次出现,成为一种基调。比如《黄泉水》8分24秒之后的温存,也伴随着相同的失真吉他的重锤,又如《21世纪不适症》5分38秒后金属质感的递进,都是在压抑中爆发,却又炸得不够痛快。这也是这张专辑的特点:对情绪的节制。

对于艺术创作来说,节制是一种美德,也是个难题。在创作的初阶,往往是一通情绪宣泄,爽完了事,表现在后摇通常是音墙的不断堆积,重复的和弦和越来越密集的鼓点,最终炸裂。它造成的结果,是听觉上的疲劳,爽完之后很难听第二遍;随着经验和年龄的增长,表现会越来越委婉。但节制的度很难把握,稍有不慎,就会令作品乏味。《岁月鸿沟》如果说有待提高的地方,就是在节制的度上,在理性与情感之间,找到更适宜的平衡点。

在听完一场后摇演出回家的路上,我无意识间哼起了一段旋律,竟是《污水塘》的调调。忽然心生感慨:惘闻再也回不去了。但转念一想:干嘛要回去呢?岁月漫长,撕裂成沟,我们毫无选择,早已掉进了沟里。

  • 《岁月鸿沟》专辑首发巡演

人物--惘闻乐队
活动日期:6月5日    入场|20:00      开演|20:30
活动地点:合肥市庐州大道与祁门路交汇处大摩广场4楼401ONTHEWAY独立艺术空间
预售票价:80
现场票价:100
购票链接:http://weidian.com/item.html%3 ... %23rd
  • 注意事项

1、垃圾请勿随手丢弃,支持环保,演唱会结束后将自己的垃圾带离座位。
2、演出人多,建议大家提早到场。
3、演出过程中不要大声喧哗、随意走动,影响他人。
4、演出结束后,希望大家安全礼让、平稳有序地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