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叫马孔多的小镇

这是一本让我起邪念的书,不想把它还给图书馆了。 
 
不说内容,这本书光是外观就足以让人难以割舍。破旧但却完好的封面,依稀可辨当年刚出版时的容貌。纸张已完全变黄,翻开来,仿佛可以看到许多细小尘埃在阳光下飞舞,一股经过历史积淀的书香扑面而至。这是一本老旧得可爱的书,仅仅捧在手中翻一翻,闻一闻,已是莫大的享受。 
 
这种纸张再配上马尔克斯的文字——那犹如咒语般的文字——简直同《百年孤独》中那个吉普赛人研究的羊皮卷无异。目光在那泛黄的纸上扫过——只需扫过两三行——时间已然扭转,现实已经迷离。恍惚之中,我已经置身于那个叫马孔多的南美小镇。 
 
更值得称赞的是,尽管“每集都是独立的故事”,这本书中的大多数短篇小说之间都是有联系的。这种联系多表现在一些细节方面,往往看过好几篇后突然恍然大悟:这一篇和前面看过的那一篇“连接”上了!看得越多,越仔细,发现的“连接”点就越多。于是,一篇篇在情节上可能毫无联系的短篇如同一块块碎片,被一条条巧妙布置的“暗线”连接成了一个宏大的整体。故事基本上都发生在那个叫马孔多或者类似马孔多的小镇,故事中的主人公虽然换来换去但是永远是那些马孔多的村民,他们在这个故事中作主角在下一个故事中就可能成了一个不起眼的旁观者,马尔克斯在讲述一个个看似没关系的故事的同时实际上精巧地构筑了一个他假想的小镇的方方面面,此时猛然醒悟的我们对马尔克斯唯有敬仰的份了。 
 
两个月来,虽然断断续续,我一直在读这本书,我一直在现实同那个叫马孔多的小镇之间穿行。及至不久前那个夕阳格外灿烂的傍晚,借着最后一缕余辉,我翻过了这本长达711的小说集的最后一面,我知道分别的时刻到了。才刚刚熟悉就要离开。那个叫马孔多的小镇,有闷热的午后,落满尘土的芭蕉树,刺眼的阳光,杏树下的阴凉。也有让人骨头都要腐烂的漫长雨季,雨水拍打着啪啪作响的锌板房顶。这个镇周围有大片的香蕉林,开裂的土地,还有一条铁轨从镇上穿过。曾经有过热闹,现在却濒于凋敝。这个镇上有不大的教堂,年老的牧师,镇长,热衷政治的年轻人,被镇压的动乱,还有族长,寡妇,几个硬汉,神经兮兮的医生。镇上的人总是汗流不止,不时散发着一股腐臭味,人们喝咖啡,用凉水冲头,但是脑袋却并没有清楚许多。 
 
马孔多给我的印象虽然零碎,却很鲜活。 
 
不觉之间,我已经喜欢上这个镇子,开始与镇上的人们熟识,甚至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但是,分别是无法避免的(我终究不敢把图书馆的书据为己有),明天我将把这本书给还了。只是期待有机会,重访马孔多,重读此书。